快捷搜索:

扩大险企定价权,定价权交给保险机构

商业车险条款费率改革应坚持市场化方向,将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制定权交给保险公司,把对商业车险产品和服务的选择权交给市场。

  证券时报记者 曾福斌

任何仓促的决定,都不会将改革导往美好的前景。3年来,监管层关于商业车险条款费率改革的数次动作和数度发声,均引发市场的集体猜测:年内或要启动?不,时间表还未确定。

  近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第25届全国机动车辆保险人联席会议上表示,商业车险改革要坚持市场化方向,把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制定权交给保险公司,把对商业车险产品和服务的选择权交给市场,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引导保险公司在价格、服务、品牌、管理、渠道等方面开展全方位的竞争。

近日召开的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第25届全国机动车辆保险人联席会议上,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明确表态,商业车险改革应坚持市场化方向,将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制定权交给保险公司,把对商业车险产品和服务的选择权交给市场。

  陈文辉称,车险在维护道路交通安全、服务社会经济建设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同时也存在以下日益突出的问题:一是保险监管机构、保险行业协会和保险公司的定位不清晰;二是保险公司主动提升经营管理水平的内在动力不足;三是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合理调整机制缺失。“商业车险改革要正确处理保险监管机构、保险行业协会和保险公司之间的关系,更好地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陈文辉说。

两大权力回归市场,正如监管层希望看到的那样,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引导保险公司在价格、服务、品牌、管理、渠道等方面 开展全方位竞争。因此,时间表何时出炉仍非当前焦点,改革方案、实施细则、配套措施的成熟与完善才是重中之重。毕竟,这是一场关乎财产险企业未来走向的重 大改革。

  据悉,对于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保监会将坚持“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思路。“放开前端”,即改变主要依靠审批核准等手段,来防范风险的传统做法,逐步把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制定权和选择权交给市场,管控风险的责任也同样交给市场主体;而“管住后端”,一方面,建立对保险公司商业车险条款费率拟订和执行情况的回溯分析和动态调整机制;另一方面,不断完善偿付能力监管,以刚性的资本约束和严格的制度执行,保证商业车险改革的顺利实施。

费率调整或指向新产品

“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改革意味着财产险公司能够按照市场需求高低、市场份额大小来设 计产品,因此均会对商业车险条款费率改革持以肯定的态度。”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贾林青教授7月3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这项改革是保险市场发展的必然 趋势,作为市场的参与者和经营者,保险公司理应拥有独立的决策权,与其在市场中的主体地位相契合。

据记者了解,不论是市场份额一家独大的财产险巨头,还是新锐激进的新生力量,改革一旦启动,谨慎推进试点是共性的选择。按照多家财产险公司负责人的推测,监管部门将秉承从“有限的放开”过渡到“完全的放开”这一思路,企业自身也会迎来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

“改革不是简单地放开管制,市场化也不是自由化,对于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保监会将坚持"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思路。”陈文辉表示,将逐步把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制定权和选择权交给市场,管控风险的责任也同样交给市场主体,同时建立对保险公司商业车险条款费率拟订和执行情况的回溯分析和动态调整机制,不断完善偿付能力监管,以刚性的资本约束和严格的制度执行来保证商业车险改革的顺利实施。

本文由365bet备用网址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扩大险企定价权,定价权交给保险机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